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专辑 / 漾濞彝学研究

漾濞彝族民间故事Ⅱ-飞来的艳福

  • 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3日
  • 来源:漾濞彝学会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飞来的艳福

阮镇

    漾濞石门村有个叫方寸的猎人,这几天,一到夜里,他就看见清凉山老石洞灯火通明,还听到鼓乐的声音。他问娘:“这是怎么回事呀?”他娘却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啊。”

    他十分好奇,要到老石洞看个究竟,就连夜上山往老石洞而去。

月光下,怪石林立,突然从怪石后冒出一团黑影来,分不出头脸,瓮声瓮气地说:“恩公终于来了,我家老爷恭候你多日了。”他问:“你是人还是鬼?你家老爷是谁?”那黑影说:“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恩公不必多问,跟我走就是了。”那黑影说声“起”,他就跟着那黑影飘飘忽忽升到空中,吓得他紧闭双眼,只觉耳边呼呼作响,过了好一阵子,方才落到地上。

    他睁眼一看,只见一座大大的院子,大门上挂着红灯笼。一老者站在门旁,对他拱手道:“总算把恩公盼来了。”进了客堂,老者把他让到上位坐好,对他行了三拜九叩大礼,说:“多年前,恩公救了小老儿的命,小老儿常记心中。我有一女,名唤玉兔,现已长大成人,如恩公不嫌弃,小老儿愿将小女许配给恩公为妻,也算了却小老儿报恩的宿愿。”老者吩咐下人,把小姐请了出来。小姐轻移莲步,来到他面前,说:“恩公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美貌的女子,一时手脚都无处放了。老者让小姐退下后,设宴款待他。他趁兴喝得大醉,答应娶小姐为妻。当夜入了洞房,欢娱之情不必细说。

第二天,他告辞要走,老者说:“贤婿莫急,在此呆上三日,我传授给你些法术,日后用得着。”三日后的夜里,夫妻二人腾云驾雾,回到石门村。

    进家一看,只见堂屋正中摆着一口棺材,灵牌上写着:贤媳山槐之位。

    他这才如梦初醒,捶胸顿足连骂自己混帐。山槐是他未婚妻,他竟然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可是,她怎么死了呢?棺材怎么会停放在我的家中呢?这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他娘哭得泪人似的,断断续续地告诉他:“你一走就是三年,一点音讯也没有。不想,你走后不久,我就中风瘫床卧枕到现在,全仗山槐在身边服侍,寻医问药,喂饭喂水,端屎倒尿。可苦了山槐了啊,一个未过门的媳妇,比亲闺女还亲,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啊。没想到,前几天,她到舍身崖为我采药,不慎跌下悬崖身亡。”

    他听完娘费力的哭诉,又是一阵痛哭,玉兔在一旁垂泪叹息。他硬着头皮把玉兔拉到娘床前,说:“娘,这是你的儿媳妇玉兔。”还没等他说出来龙去脉,他娘竟气阻咽喉,咽了气。

他伏在娘身上,呼天喊地,哭得死去活来。

    玉兔说:“郎君且莫悲伤,救人要紧。”他这才记起自己已学到起死回生的法术,正好派上用场。不过,要让娘起死回生,必须剜下儿媳妇的人中穴,焙干研为末,再用儿子的血调和,灌下,方能见效。

他为难地看着玉兔,玉兔却说:“傻看什么呀,还不动手。”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根线香,点上。伸出小指,在自己的人中穴上点了一下。他知道,只要线香烧完,玉兔的人中穴就会连同上嘴皮一道脱落下来,那将是一张十分丑陋的脸。他喊道:“不可这样,另想办法吧。”玉兔不答理,反而向线香吹气,一眨眼的功夫,线香烧完了,他眼睁睁地看着玉兔的鼻子下活生生地掉下一块肉来,两颗门牙暴露出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不明白玉兔为什么要这样做。

给娘灌下药后,娘不仅活了过来,还能下地走路了。玉兔看着婆婆恢复了健康,开心地笑了起来。

    突然,婆婆向她跪下,哀求她救救山槐。她慌忙扶起婆婆,答应一定要把山槐救活。

方寸明白,要让未过门的儿媳妇起死回生,只能用儿子的人中穴,焙干研为末,再用婆婆的血调和,灌下,方能见效。这就是说,必须要他的人中穴才行。他还没反应过来,玉兔已取出线香,点上,伸出小指点了他的人中穴。一眨眼,他的鼻下就掉下一块肉来,把上嘴皮分成了两瓣,门牙暴露出来,冷丝丝的。婆婆早就做好了献血的准备,可是,玉兔说:“婆婆年纪大了,身体虚弱,用我的血吧。”方寸问:“这能行吗?”玉兔说:“婆婆身上已经有了我的血肉,我的血和婆婆的血是一样的了,用我的血也能救山槐妹妹。”

    打开棺材,给山槐灌下药,过了一个时辰,还不见动静。急得方寸娘哭诉道:“你们不该先救我,耽误了救山槐的功夫,要是山槐醒不过来,我也不活了。”边说边用头去撞棺材。玉兔把方寸娘的头揽进怀里,安慰说:“娘,你别着急,山槐妹妹断气的时辰过久,一时半间醒不过来。娘放心,就是要用我的命去换,我也要把山槐妹妹的命换回来。”方寸娘相信玉兔说的是真心话,止住了哭,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玉兔豁开的上唇,心疼地说:“傻闺女,哪能用你的命去换啊,要换也是我去换,我老了,没几年活头了,这个家还指望你们呀。”玉兔和婆婆相依相偎,守在棺材旁盼着山槐能活过来。

    又过了一个时辰,山槐还是没有醒过来。方寸也急了,对玉兔说:“我们的法术都用遍了,这可如何是好啊?”玉兔说:“看来,只有用绝招了。”方寸问:“什么绝招啊?岳丈大人怎么没有传给我呢?”玉兔说:“这是祖传秘方,功力不到是学不会的。”玉兔跪下给婆婆磕了三个响头,说:“娘,孩儿未曾孝敬娘一天,求娘不要怪罪孩儿。”方寸娘不知玉兔为何说出这样话来,正待要问,只听玉兔对方寸说:“郎君,奴家已有身孕,怎奈救山槐妹妹迫在眉睫,奴家未能为郎君留下一男半女,望郎君莫怪。”

    玉兔说完,突然撕开自己的胸脯,捧出一颗鲜红的心,安进山槐的胸膛里,当即就气绝身亡了。

    可是,山槐的肉身已经腐烂,尽管玉兔把心给了她,也无法让她起死回生。

    忽然,方寸听见一声尖厉的唿哨,紧接着狂风大作,吹得天昏地暗。他耳边响起岳丈的声音:“贤婿,我把玉兔的魂灵接走了,你把玉兔的遗体保存好,后会有期。”

    方寸把玉兔的遗体安放在地窖里,床头点了一盏长明灯。他要到岳丈家探听虚实,到底玉兔怎么了。临走前嘱咐娘:“好生守护玉兔遗体,时时为长明灯添油,不可让长明灯熄了。切记!切记!”

不料,方寸失去了法力,无法腾云驾雾了。他只好来到怪石前,求岳丈显灵,让他能再见玉兔。果然,黑影出现了,把他带到了岳丈家。

岳丈说:“我料定你会来,就让冥冥在怪石等候你。”方寸急切地问玉兔的情形,岳丈说:“她已伤了元气,废了法力,正在那间小屋里修炼呢。”方寸的心才落回肚里。

    方寸不解地问:“岳丈,你教给我的法力怎么都消失了啊?”岳丈说:“法力的根基是人中穴,你没有了人中穴,法力从何而来啊?”方寸急切地问:“那么,能恢复法力吗?”岳丈说:“少说也要修炼一百天,你就和玉兔一起修炼吧。”

    方寸一听,犹如五雷轰顶,一百天,那不就是一百年吗?方寸跪下给岳丈磕起响头,说:“我宁可不要法力,我要玉兔跟我回家。”岳丈说:“那得问问玉兔愿意不愿意。”话音刚落,玉兔飘然而至,形貌虽在,却是幻影。玉兔说:“小女宁可不要法力,愿意跟随郎君做个凡人,侍奉婆母颐养天年。”岳丈长叹一声,说:“也罢,但愿你夫妻同心,好生过活。”岳丈拿出一面小镜子,递给玉兔,叮嘱道:“儿啊,带上这面镜子,时时观看,不可忘了啊。往后如遇难处,可点信香,冥冥会去接你们回来的。”

    他夫妻二人由冥冥送到怪石旁,方寸抱起玉兔的幻影,直奔地窖。只见方寸娘守在玉兔遗体旁,长明灯好好地亮着。方寸把玉兔的魂灵放回玉兔的肉身,玉兔醒过来了,夫妻二人高兴得抱头痛哭。

方寸说:“我始终没有弄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玉兔递给他一面小镜子,说:“郎君,你先看看这个,就明白了。”

    方寸接过小镜子,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只狼正要撕碎爪下兔子,他放出一箭,射中狼的后腿。那狼放开兔子,凶猛地向他扑来。他来不及再放箭,就被恶狼扑倒在地。狼张开大嘴对着他的脸咬来。他把弓直插恶狼的喉咙,恶狼边退边甩头,把弓甩脱了,再次扑上来,跳起身,撕扯他的胸脯。他趁势一手捏紧恶狼的喉管,一手抓住恶狼的舌头,往外猛扯,恶狼哀叫着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而他早已被抓得遍体鳞伤了。

    玉兔说:“你救的那只兔子,就是我爹爹。他把亲眼看到的场景装在镜子里,让我们牢牢记住你的救命之恩。现在你明白了吧,我做的一切,都是在报恩啊。”

方寸紧紧抱住玉兔,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其实,那天,他并没有看到狼爪下的兔子啊。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