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专辑 / 漾濞彝学研究

漾濞彝族民间故事Ⅱ-三人遇险石门山

  • 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7日
  • 来源:漾濞彝学会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三人遇险石门山

马紫钟

    从远古到清代,在点苍山阴森森的深山老林中,不但有虎豹熊和野猪豺狼伤人的事件发生,还有野人、人熊与人相残的事件发生。打山匠狩猎、郎中采药,都要结伴上山。孤行独走往往遇难。点苍山支脉石门山曾发生过人熊追人伤人的事件。

    相传石门关下有位五十多岁的郎中,独自上石门山采药,天黑了不见归家。家里人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一夜不合眼。第二天,郎中的儿子阿青邀请同村的打山匠阿豹同上石门山寻父。阿青跟着阿豹,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穿密林、攀陡崖、过深箐,边走边“阿爹,阿爹……”不停呼唤。约走了十五、六里山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二人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都不愿说出口来。阿青泪流不止,仍然哽咽着嗓子不断呼唤着父亲。凄凉的呼唤声在深山老林里回荡。越往上走树林越密,越阴森可怕。阿青走着,哭泣着、呼唤着。“别作声!”领路的阿豹突然发出警报:“瞧,这堆人熊粪便,颜色好像刚屙不久。人熊可能就在附近。”话刚说完,树林里传来“卡扎”一声脆响,是枯枝被踩断的声音,二人循声望去,隐约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影子在晃动。“不好,是人熊!”“阿豹哥,咋办?”“快往下坡路跑!”二人紧张得心快跳出嘴来。“你朝前,我在后,跑得越快越好!”二人顺来路一个劲地狂跑起来。刚狂跑了三百多步,阿青脚上的草鞋耳线被树枝绊了一下,他一扑扒跌倒在地,背篓里的碗钵砸在石头上,发出了几声脆响。更糟糕的是脚拇指挂破了,鲜血一滴滴流出来。阿豹忙将草药粉撒在他伤口上,用毛巾包扎好,弯腰背起阿青就继续往下跑。不好!身后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阿豹晓得碗钵破碎声已惊动了人熊,尾随着追来了。他不敢回头看,要逃生就只有狂奔。阿青害怕得也不敢回头看。不一会,阿豹累得气喘如牛,汗流如雨。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阿青紧张地一回头,见人熊一边用双手扒开披在脸前的长发,一边大步流星地往下追来。“阿豹哥,它快追上我们了!”阿豹心一横:“我不杀人熊,人熊必害人!”他放下背上的阿青,边揩汗边手指十多步外的一棵树:“兄弟,你爬上那蓬剌栗树躲避,我去对付人熊!”“阿豹哥,你……”“不用担心!快去,快上树!”阿青吃惊地看了阿豹一眼,移步向大树走去。阿豹从腰带上取下两节龙竹筒,竹筒外壳套有布袖,他将竹筒分别套在左右手上,看着宛如手臂。准备妥当,他咬咬牙,便沿着山路一步一步往上走。他看见人熊也沿着山路跑下来了。人熊突然发现了他,三步并一步,一眨眼工夫,窜到他面前,比他高出两个头,他怕人熊扭掉自己的头,慌忙把“手”伸向人熊,人熊抓住“人手”,喜欢得嘎嗄狂笑,笑得他几乎肝裂胆碎。他晓得人熊笑够了,就扯断人手,咬断人喉,吸食人血,然后把人撕成碎片……事不宜迟,乘人熊笑迷了眼,他轻轻退出双手,从腰杆上拨出牛角尖刀,对准人熊胸口白毛十字纹奋力扎去,人熊狂笑声变成了狂叫声。他转身便往坡下跑了二十多步,回头一看,人熊往前歪歪倒倒走了几步,便扑倒在地,挣扎得满地是血。

    阿青颤抖着扒在树丫上,目睹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恶战。他忙爬下树,见阿豹遍手满脸是血:“阿豹哥,你被它咬伤了?”“不,这是人熊血。它死了。”阿青十分激动:“我看到你杀死了它,您不负伤就好。今天没有您,我就完了。”阿豹采下毛树叶子揩手上、脸上的血迹,安慰阿青:“你不会完,吉人天相嘛。你阿爹还等着你我去找呢!”说着二人走到人熊尸体旁。

阿青过去只耳闻打山匠讲人熊的模样,此刻却可目睹了:它浑身长满棕红色长毛,比常人高一尺多,头上有双短短的熊耳;鼻子轮廓近似熊,鼻翼略似人;口大唇紫红,伸出两对獠牙,显露在长满棕红色长毛的脸下。阿豹从人熊血淋淋的胸口拨出牛角尖刀,边在熊毛上揩血边说:“人熊皮韧肉硬,尖刀难入,唯有这白毛十字纹在胸骨与肚腹交点,一刀即可结果它性命。”阿青点点头:“人熊体壮力大,若不伤其致命处,十几个常人也敌不过它。”

    二人沿着原路往上走,在一条岔路口看见一只被扯烂的背篓,旁边还有一把小锄头。“这是我阿爹挖药用的小锄头!”阿青脸色陡变,厥丧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阿豹心情也十分沉重,却不答话。他毕竟是个打山匠,有闯山经验,便顺着岔路仔细查看。“阿青别哭了,快来看脚印!”阿青慌忙起身奔向脚印,“这就是我阿爹的脚印,和我的脚印一样大。”“路上不见血迹,你阿爹可能还活着!”二人顺着脚印往岔路上仔细寻去,岔路弯弯转转,通往石门古涧方向,约走了二百多步,坡下隐隐约约传来呻吟声。阿青不禁惊喜起来:“好像有人在哼!”阿豹也面露喜色:“是有人在哼!”二人循声欢奔,呻吟声越来越清晰,是老郎中!终于看见老郎中了!他无力地背靠在一棵老树根上。“阿爹,阿爹!我们找到您了。”阿青扑向他爹,“阿爹,我以为永远也见不到您了。”父子悲喜交集,抱头痛哭。阿豹在旁也流下了欢喜的泪水……

    原来,老郎中采药时,在岔路口遇到了人熊袭击,他惊惊慌慌顺岔路往石门古涧方向奔逃,逃到涧边却见万丈悬崖,他回头一看,人熊离他不过五、六丈,他急了,与其让人熊撕咬而死,不如往悬崖下一窝老栗树顶上跳。恰好他头顶树上垂下些藤条,他扯住两三根藤条,说了声“祈求佛祖保佑!”一纵身便往悬崖下荡去,不偏不斜,扒扎一声恰好落到那窝栗树头上,他只觉得腿脚一阵剧痛就昏晕过去……当他听到了小鸟的啼声,睁开眼,发现自己骑在树枝丫上。才晓得在树上过了一宿。他感到腿脚火辣辣的疼痛,皮肤都挂伤了,幸好没有骨折。他掏出衣袋里的药酒擦伤口,撕下挂烂的裤脚碎片包扎好。慢慢从树上爬下树来,扯着藤条攀登上悬崖顶……二人听完老郎中的惊险经过,吃惊和喜悦交织在一起。阿青激动极了:“阿爹,我向您报个喜,那头追你的人熊,让阿青哥除掉了!”“除掉了?”阿豹点点头:“除掉了。”老郎中激动地伸出大拇指:“好汉!做了件除害为民的功德事。了不起!”“阿豹哥,请受我三拜!”阿青朝阿豹跪地磕头:“今天不有您除害相救,我必死无疑。”老郎中忙拱手感谢:“您是救命恩人,老夫就此谢恩了!”阿豹忙扶起阿青,感到歉意:“您俩父子莫这样夸谢我了。老郎中行医济世,从不收穷苦人分文。我爹娘的病,若无您救治,咋能活到如今。您父子大难不死,是佛祖保佑,好人逢凶化吉!”老郎中万分慨叹:“我昨曰逢凶化吉,今天你救阿青大难不死,大家都应该活得更美好!”阿豹点点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有老郎中为穷乡亲们治病,大家福气都不浅呀!”这话真说到老郎中心坎上了,他心里随时牵挂着那些无钱治病的穷乡亲……他不禁哈哈大笑了,阿青、阿豹也由衷哈哈大笑了……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