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专辑 / 漾濞彝学研究

漾濞彝族民间故事Ⅱ-相好树

  • 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1日
  • 来源:漾濞彝学会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相好树

阮镇

漾濞山上曾经有一种奇怪的树,锯断的横截面,有很好看的花纹,最显眼的是鸳鸯图案。为什么会有鸳鸯图案呢?

据说,很久以前的一天,漾濞山民魏太平,把一个布包放进一个树洞里藏好。因为他和茶花妹时常到这棵树下幽会,他俩把这棵树叫作相好树。

那个布包里是一块茶花妹送给他的定情之物鸳鸯帕。茶花妹爱上了魏太平的聪明与诚实,对魏太平贫寒的家境不管不顾。她的这个选择,惹恼了嫌贫爱富的爹,死活不肯答应这门婚事。魏太平孤身一人,并无牵挂,决定到山外去闯荡,等发了财,就回来迎娶茶花妹。

魏太平望着满天的星星,心里默默地祈祷茶花妹能等到他回来。他深情地望了相好树最后一眼,就走了。

魏太平一路找活,盘缠用完也没找到活干,竟饿昏在路边,幸亏被赵员外撞见,收留了他。先是在赵员外家喂马。后来,赵员外看他身强体健,头脑活络,加上为人诚实,就派他押了一回镖。平安回来后,赵员外就让他到山里的核桃庄当护庄人员的领班。

一天夜里,魏太平领着几个弟兄正在巡察,朦胧的月光下,魏太平仿佛听到茶花妹“太平哥,太平哥”的呼唤声。他对弟兄们说:“茶花妹在叫我,你们听见了吗?”弟兄们仔细听了一会,都摇摇头说没听见。一连几夜都是这样,弟兄们笑他是想老婆想疯了。

一个阴雨天,闲来无事,弟兄们都回房歇息去了。魏太平也倒在床上昏昏睡去。只听茶花妹又在呼喊“太平哥”,他睁眼一看,茶花妹果然就在床边站着,手里捧着鸳鸯帕。茶花妹说:“郎君,你的鸳鸯帕呢?”他说:“我的鸳鸯帕藏匿起来了,谁也找不到。”他一把将茶花妹抱进怀里,疯狂地亲吻着,说:“我现在有银子了,再积攒一些,就可以回家娶你了。”茶花妹死死地箍着他不放,说:“你不用攒钱了,也不用回家了,我这不是来了吗?我俩这就入洞房吧。”一夜欢娱之后,茶花妹挽起了发髻,这是为人之妇的象征。

第二天,魏太平置办了酒席,款待弟兄们。茶花妹挨个向他们敬酒,个个都喝得很高兴。弟兄中有个叫斜鼻的机灵鬼,看着美貌的茶花妹,心里直犯嘀咕:“一夜之间,这么个大美人说来就来了,这怎么可能呢?这其中不会有什么猫腻吧?”他嘴里不说,却暗自留了个心眼。

正巧,赵员外指派魏太平去押镖,来回要一个月左右。茶花妹劝阻道:“郎君,这一回路途遥远,多有恶人挡道,不要去了。”魏太平说:“赵员外对我有恩在先,就有多大的碍难,我也不能推辞。”茶花妹嘱咐了一声“多多保重”就不再言语。

魏太平走后的日子里,斜鼻没有发现茶花妹有异常举动。突然有一天,茶花妹花枝招展地出了核桃庄,斜鼻就跟踪而去。茶花妹走得很快,累得斜鼻一身臭汗。

太阳就要落山了,斜鼻跟踪到一片灌木林,茶花妹突然回转身,向他隐藏的灌木丛走去,他只好起身迎了出来,说:“嫂子,你去哪里?也不告诉弟兄们一声,我怕你路上有危险,就一路跟了来。”茶花妹向他道了万福,说:“我夫君出门不在家,我回娘家暂住几日,前面不远就到了。多谢贤弟关照,你请回吧。不过,你回去后,不得吐露今天的事。我这里有两个菜团子,你俩一人吃一个吧。”斜鼻打着哈哈,接过菜团子,看着茶花妹转过山嘴,边往回走边想:“明明就我一个人,她为什么说是两人呢?”

令斜鼻奇怪的是,回去的路根本不是来时的路。来时,坡不陡,路也宽。眼下,全是高山峻岭,悬崖峭壁,连方向也打不准了,吓得他几乎晕了过去。

此时,塌脸突然出现在面前,吓了他一跳。原来,塌脸看见他尾随茶花妹,觉得有戏可看,就跟在他身后一路走来。现在,他俩成了难兄难弟,在月色下找路行走。

前面似乎有人在说话,他俩侧耳细听,原来是有人在商议劫赵员外镖车的事,他俩一一记在心中,相互一咬耳根,决定要帮魏太平一把。塌脸胆怯地说:“我俩赤手空拳,怎么帮魏大哥啊?”斜鼻想了想,如此这般地做了安排。他俩就在一石坎下潜伏下来。

天亮才看清,这里地势险要,真是劫镖的好地段。他俩看清楚了,劫镖的有十来个人,个个膀大腰圆,手中握有钢刀。

他俩吃了菜团子,觉得底气很足。

魏太平领着三个人,押着一辆镖车过来了,那伙劫镖壮汉,发一声喊,冲到路上,高喊;“留下镖车,放你等一条生路。如要顽抗,刀不留情。”魏太平握刀在手,护着镖车,叫道:“不怕死的过来啊。”眼看一场厮杀在所难免,真要动起手来,魏太平定有不测。

斜鼻高声叫道:“何人大胆,竟敢劫镖,弟兄们,围上去,给我统统砍了。”塌脸应声吼道:“弟兄们,跟我上,砍死一个赏黄金一条。”

他俩本想虚张声势,没想到喊声在山谷中越响越大,同时,风狂林吼,飞沙走石,似有千军万马一般,吓得劫镖者胆战心惊,四散而逃,魏太平得以躲过一劫。

魏太平奇怪地问:“我已出来十多天了,你俩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遭遇劫匪呢?”他俩笑而不答,心里捉摸茶花妹是神还是仙?

赵员外知道这件奇事后,认定魏太平有半仙之份,就任他为员外府的外务总管,并要把如花似玉的女儿许配给他为妻。他忙说:“多谢大人栽培,可是我已有家室了。”赵员外说:“哦,那你把她领来我看看。”他说:“她在老家,离这里很远。”赵员外说:“我准你假,去把她领来,你夫妻二人就在我府上待着。如果领不来,你就是我的上门女婿了。”

魏太平约了斜鼻,日夜兼程赶回老家。他要先取出鸳鸯帕,才去会他的心上人茶花妹。远远看去,相好树下有一间茅草房,原先是没有的。走近才看清,茶花妹神情疲惫地倚着门坊,他不解地问:“娘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茶花妹说:“这是我的家,你走后,我爹爹逼我另嫁,我誓死不从,就搬到这里来了。郎君,你不该回来找我,你应该娶员外的千金为妻。”说着泪如泉涌。

魏太平十分奇怪,与斜鼻耳语:“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啊?”斜鼻脱口说:“她预先就知道你要遭难,还做了搭救你的安排。”

茶花妹见他二人窃窃私语,揩泪说:“郎君,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我被逼无奈,吊死在相好树上,被安葬在相好树下。我本想向你要回鸳鸯帕,了却我俩的情缘,可是,你对我却一往情深,就与你做了一回夫妻。我已经在相好树洞里找到那块鸳鸯帕了,并把它永远封存在树洞里。我知道,我不能为你生儿育女,也不能给你带来幸福,你我就此分别吧。”

魏太平说:“你别说傻话了,我俩不是说好生生死死永不分离吗?赵员外说了,我俩可以在他府上呆着,不是很好吗?”

茶花妹说:“寄人篱下的日子我不愿过,你就回员外府去吧。”

魏太平说:“你不去,我也不去,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两人抱头泣不成声,斜鼻在一旁也暗自垂泪。

突然,茶花妹推开魏太平说:“人鬼殊途,我俩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太平哥,你快快走吧。”

眨眼间,茅草房不见了,一冢长满荒草的坟,在相好树下,显得十分孤单,碑上赫然刻着:“烈女茶花妹墓”六个大字。

魏太平这才注意到,相好树的树洞竟然长得严严实实,一点缝隙也没有。

魏太平仰天狂叫一声“茶花妹”,就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发现躺在斜鼻的怀里。他对斜鼻说:“你回去吧,我不回去了,我在这里陪茶花妹。”

赵员外听了斜鼻的禀报,十分感动,就给魏太平送去两条牛,三匹马,五百两银子。

那被封存在相好树里的鸳鸯帕,与树长在了一起,就有了那鸳鸯图纹。

至于那树叫什么名,谁也不知道。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