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专辑 / 漾濞彝学研究

漾濞彝族民间故事Ⅱ-打山匠谋财害命夺公德

  • 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9日
  • 来源:漾濞彝学会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打山匠谋财害命夺公德

   马紫钟

    相传在清代末年,一位富商到石门关下的福国寺祈福许愿,祈求佛祖保佑他生意昌隆。若如愿,他定将一半以上红利捐公德重修福国寺。后来,这位富商果然年年顺风顺水发了财。七、八年后,便打发管家押送二十多驮银子和铜钱,晓行夜宿,千里迢迢到福国寺还愿。这一天,他们从下关行至石门山下金牛山脚村路旁,已曰落西山,只需再走二、三里路程即到福国寺了,偏偏在路边遇到一个打山匠,他家住山脚村,背篓里装着弩子和两三只野鸡,刚从石门山打猎归来。管家和他打了声招呼后便问道:“不知此地离福国寺还有多远?”打山匠一双狼眼打量着二十多驮木箱:“客官去福国寺有何公干?”管家心直口快,顺嘴答“送公德钱去。”打山匠心中一阵狂喜,暗忖财神爷来了!便扯了个弥天大谎:“这里离福国寺还有一天路程呢。”管家与六个马夫商量几句后,决定在曰落黄昏前,寻个马店住下。打山匠察言观色,乘机进言:“顺这条岔道往东行八、九百步,有座龙华寺,多年无僧无尼无香火,虽然年久失修,却能遮风挡雨,过往客商常在寺里投宿。客官不妨到寺里歇脚,我愿领路,明天再赶路不迟。”管家和马夫们听了打山匠一番花言巧语,好似瞌睡碰到枕头,心中自然高兴。赶了一天路,也人困马乏了。便一阵吆吆喝喝,跟着打山匠,赶着骡马往岔道上向东而行。不料,却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打山匠把一行人马领到龙华寺,顺便把猎杀的三只野鸡卖给管家,收了铜钱,便急急忙忙地走了。管家吩咐卸驮放马,烧水做饭……

夜里,月黑风高。山风刮得周围的树林东倒西歪,象一群群张牙舞爪的鬼怪,发出一阵阵可怕的喧嚣。管家和五个马夫都睡了,很快发出了呼噜呼噜的鼾声。只让一个马夫在火塘旁守夜,以防盗贼偷马窃物。

时至深更半夜,守夜的马夫呵欠连天,他该去换班睡觉了。便起身打算去唤醒伙伴,不料,他的咽喉突然被身后的双手卡住了,接着胸口又扎进了一把冷冰冰的刀子,来不及挣扎就倒下了。十多条黑影飞窜入龙华寺,一阵刀光血飞,呼噜呼噜的鼾声消失了,血腥的奸笑声,伴和着猫头鹰阴惨惨的怪叫声,在荒山野寺飘荡。

    原来,山脚村背后有条白水箐,箐里有很多深深浅浅的石洞,成了贼盗们藏身和分赃的狼窝蛇穴。打山匠即是这群盗贼首领。他把管家和马夫一行人马安顿在龙华寺歇夜后,便飞奔白水箐,与山洞里十多个贼人,乘夜色窜入龙华寺图财害命。可怜管家和六个马夫,不晓公德路上江湖险恶,在麻痹和睡梦中丢了公德钱,也丢了性命。

    打山匠吩咐四个盗贼到寺后挖坑埋尸,清扫寺中血迹和遗物。他与其他贼人,牵出二十多匹骡马,罩上马鞍,将装满银钱的驮子统统驮运到了白水箐。天亮前已将银钱分藏于白水箐深洞中,用土石掩埋好。然后放火烧了马鞍架子和装银钱的木箱。二十多匹骡马暂时拴养在白水箐。后来都分别赶到平坡街、漾濞街和脉地街卖了。把脚手做得干净利落。

    这群凶残的盗贼,个个心狼手狠,杀人不眨眼。连捐赠福国寺的公德银钱也不放过,不知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罪孽。

打山匠和众盗贼坐地分赃,一夜之间,一个个富得淌油。打山匠是贼首,且功居首位,当然银钱比谁都分得多。他和老婆盘算着买田置地,购核桃庄子,建瓦屋大院,要骡马牛羊满山走,猪鸡鸭鹅遍地行。从此穿丝绸罗缎,吃山珍海味。什么熊百万、施土司、杨土司见了他都得鞠躬让道……俩口子越想越美,好像跌进了酒罐蜜瓶,醉悠悠甜蜜蜜。

   然而,三尺头上有神灵。

   打山匠夫妻只狂乐了十多天,怪事便一桩接一桩而来。他的手脚莫名其妙的僵硬了,而且越来越僵硬,连吃饭碗也拿不稳;心慌得兔蹦狗跳。整曰坐立不安。睡觉刚闭上眼,冤死的管家和六个马夫一个个咬牙切齿,扯着他又撕又咬,他常常在狂打怒骂声中惊骇而醒。骇得他老婆也浑身哆哆嗦嗦直打颤。先后请了几个斋公道师,摇铃打鼓碰大钹,烧苻念咒吐法水,满院子追鬼驱邪。不知折腾了多少回合。不但无啥作用,冤魂反而越闹越多、越凶。每到夜里,打山匠睁眼闭眼,都会看见管家和六个马夫,还有以前被他们杀害的冤魂,破门鱼贯而入,忽时大哭,忽时狂笑,轮番撕咬他。只好夜夜点灯壮胆,也驱不走冤魂……每日都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打山匠俩口子已走到绝路上了。这时才想起只剩下向佛祖哀求这条路了。便拿了三捆清香,提了十八贯铜钱,到福国寺“捐公德”。对寺院长老谎称卖鹿茸所得,长老冷笑不语。他自己焚香跪拜忏悔,祈求佛祖恕罪。不料,夜里他上床刚合眼睡觉,忽见释迦牟尼佛祖满面怒容,抓起他“捐”给福国寺的十几贯铜钱,厉声怒斥:“你这图财害命的孽畜,休得污秽了极乐世界净土,你和孽钱一起归孽路去吧!”说着,将铜钱朝他劈头盖脸砸去。砸完铜钱,佛祖怒冲冲踏云飘然而去。“佛祖饶我!佛祖饶我……”他惊骇地呼叫着从恶梦中醒来,只见床上下落满佛祖砸下的铜钱。乍觉浑身满脸粘糊糊,痛如火烧,他老婆用灯一照也骇得惊叫:“咋个浑身都是毒疮烂肉,还流浓淌血!”他患了仙丹灵药也治不好的冤孽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浑身烂肉浓血,惹得绿头苍蝇绕着他嗡嗡乱飞,浑身火烧般的熬煎,常常痛得他象泥鳅遍地打滚、昏死过去……三个月后他死了,在炼狱般地熬煎中死去,死在一个烂泥坑里,浑身恶臭。入棺送葬。从家里一路臭到坟坑。

    打山匠的那几个盗兄贼弟,分了孽财还没乐上几天,也一个个被冤魂搅得惶惶然不可终曰,最后或疯疯癫癫跳悬崖跌死,或得怪病疼痛难熬悬梁吊死、跳漾濞江淹死,没有一个好下场。正应了那句俗话:天理昭然,善恶有报。

福国寺周围的村民相传,山脚村东面的白水箐因埋藏着孽财,龙华寺旁埋着冤死的人,坏了山脚村地脉风水,害得这里的人很难过上好日子。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