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象大理 > 名特产品

段增彩:44年与大理石相伴的日子

  • 大理州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30日
  • 来源: 大理州文化和旅游局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大理古城西行约1公里,214国道东,段增彩和他的彩丰石材厂和我相遇。

第一印象是有点荒芜,随后入耳的是“吱吱嗡嗡”的锯石声,接着见到一个数百平米的大厂房,厂房外,大院里还留有一小间大理早年的石头房子,靠墙堆满大理石护栏专用的石头,更远处的院子角落,也仍然是成堆的石材和建材。

石头房子

段增彩是3位大理石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目前整个大理州关于大理石的传承人仅有市级3人,国家级和省级尚在申报中。

段增彩算来已过60,衣着简朴,略显风霜的脸上带着白族人特有的质朴和谦逊。他是喜洲人,1972年,当时还属大理县的大理石厂招工,每个生产队1个名额,因父母早逝,16岁的段增彩由生产队照顾,被推荐到大理石厂当学徒。

大理石市级非遗传承人 段增彩

大理石厂其实早在1958年就是大理石合作社了,1970年改为大理石厂,主管部门为当时的大理县手工业管理局,2005年改制,2008年由段增彩租赁,成为今天的彩丰大理石材厂。“彩丰”是当年段增彩的号,那些年,所有他打磨出来的大理石作品,都被打上这个印记。

摆满大理石材的院落

学徒一当就是3年,段增彩学会了手工车间所有打制大理石的手艺,成为真正的制石工人。在大理石厂工作的日子,段增彩最难忘的就是参与打制毛主席纪念堂的大花盆。那是1978年前后,大花盆直径1.5米,属6方花盆,由6块大理石组成,其中雪山、草地扬花无不栩栩如生,手工车间的10多个工人一起打制了整整1年才完成。

打磨大理石

段增彩介绍,大理石深藏山中,所以,第一道工序便是到矿山开采毛料,为便于运输,在山上就得将整石打成薄片。

第二道工序是运输,用马车把打好的大理石片拉回石厂。直到1973年,大理石厂才进了第一辆汽车,从此结束了人背马驮开运大理石的历史。

加工好的大理石护栏

第三道工序是进手工车间,根据每块大理石的纹理,用各类錾子凿平,扬花。比如扬峰,就会根据峰形将石块或拢高,或压低,也就是说,那个时代的大理石画,不像今天完全在同一平面,而是略有起伏。

扬完花,便进入第四道工序,用金钢沙和树脂胶炼成的磨石,对石画进行打磨。磨石从粗至细,共有3种,先用最粗的大致打磨,再用中间的,最后用最细的精心打磨,直到成型。

最后一道工序,便是打蜡了。拿喷灯将石头烧热,再将石蜡和黄蜡熬成的蜡水涂到石头上即成。

大理石加工中

40年前,治石用的是风箱、火炭、钳子、锤、錾子、喷灯、马车等;今天用的是手提切割机、手提雕花机、大型锯石机、平磨机、水磨机和磨床。

40年前,一块长60cm宽30cm的大理石,1位熟练工人1天只能完成1片,还需要打紧做工;今天,同样大小的石片,运用机器,1位工人1天可完成40片左右。

那天,段增彩抬出两幅大理石画,白底云灰花纹,一圆一方,皆没有框架题款,对画意的解读,他也不甚知晓,问其价格,说是几千块吧。

白底云灰花纹的大理石画

是的,在遇到鉴藏家之前,大理石画只是石头,直到与鉴藏家温润的目光相遇,它们才是山水花鸟,江河村郭,珍禽异兽———其实无论发现或者不被发现,它们都是天地的心语,从不曾改变,只不过,玉不琢不成器,石不读不成图,成图与否,价格天壤之别。

更有意思的是,鉴藏家和治石人基本都是分开的,也就是说,辛苦打制大理石画的人,并不一定是大理石画价值回报的最终受益者,因为和匠人的苦力相比,鉴藏不仅需要眼力,更必须以强大的经济实力做后盾。

圆形大理石画

下步,段增彩打算将经营重点放在磨石、院心石、坎岩石、门碓、照壁、墙脚、栏杆等家居建材上,向建材和建筑工程进军。但无论如何,他的人生离不开石头,他儿子的人生,也已不知不觉和大理石紧密相连,他们更愿意以掌心老茧的硬度,来触摸、碰撞石头,让它们走进千家万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