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象大理 > 大理历史 > 党史大事件

滇西北地区的反“围剿”斗争

  • 大理州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9日
  • 来源: 大理州委党史研究室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19495月,国民党成立了“滇西剿匪指挥部”,委任保安第2旅长余建勋为指挥官率保安第2旅的3个团进驻下关、大理、凤仪。同时,委任各县县长和自卫总队长。对滇西北革命根据地形成包围之势,将其主力向邓川推进,指向洱源、剑川。6月初,中共滇西工委派出兵力进驻巡检、下山口,扼守滇西北咽喉要道,与保安团对垒,前哨设至中所桥头,还不断发生零星战斗。7月,滇西北人民自卫军指挥部将直属骑兵大队也调到邓川,在邓川游击大队配合下,同保安团隔河相峙,经过巡检伏击、围攻邓川城、夜袭左所、双廊反击、奔袭邓川城东高地、端左所敌据点等6次较大战斗,共毙敌232人,伤敌50人,俘敌6人,缴获敌机枪1挺,步枪128支和部分军用品。邓川战局长期相峙难下,挫败了卢汉、余建勋企图速取剑川,进丽江的计划。

19499月,国民党调集七十四军9个团的兵力,并纠集地霸、土司武装大举向滇西北革命根据地进攻。于是,滇西北地区就进入了激烈频繁的反“围剿”战斗之中。滇西北地委、边纵七支队、滇西北人民行政专员公以全区5800余人的主力部队,2000余人的县区武装和民兵为战斗主力,以8000多党员,14万群众组织成员为骨干,带动各族人民,全体总动员,与滇西“剿匪”指挥部、保安旅团扩编成的74军、93军的278师共13个团1个营的兵力以及汪学鼎部3000余人的“南北夹击大围剿”,展开了英勇顽强的大规模反“围剿”斗争。经过沙溪围歼战、攻占云龙、乐天场战斗、剑川围攻战、石鼓、岔河、松坪战斗等数百次在小战斗(主要战斗193次),滇西北地委、边纵七支队带领根据地军民,彻底粉碎了敌军“南北夹击将边纵七支队聚歼于金沙江边”的计划,滇西北革命根据地的反“围剿”斗争取得彻底胜利。

1、沙溪围歼战

194999,国民党保3团从保山分兵两路进犯云龙。18日,王北光率部在大栗树与保3团接上火。由于保3团人多且装备精良,又占据有利地势,部队作战略撤退。同时,李岳嵩率部在桥头阻击了保323营后,北撤到兰坪。24日,中共滇西北地委书记黄平,按计划组织指挥邓川、洱源部队,地方机关撤离后。25日,保14团进占洱源县城。27日,敌保3团从云龙进占乔后。105,为诱敌深入而歼之,七支队司令部命令313营佯攻乔后。6日,保141营和机枪排就尾追进占沙溪区仕登街,企图步步为营,插向桃源、羊岑,切断老君山大道,分割七支队主力为东西两部。七支队司令部调集31团和3335两团各1个营及骑兵队,由陈柏松、崔坦指挥,围歼沙溪之敌。从8日至10日,七支队不断派出人员侦察敌情,进行火力侦察。11日拂晓向沙溪之敌发起进攻至12日下午,先后展开7次攻击,摧毁敌机枪阵地4个,重创守敌。12日下午,敌保14团副团长吴稻民率3营增援,七支队退出战斗。敌残部撤往洱源,在黑潓江东岸又遭边纵第七支队33团两个营的伏击。沙溪围歼战,共毙敌65人,伤敌120人,重创敌人主力保14团,挫其锐气,震动了云南国民党当局。

2、攻占云龙

1019,滇西北地委委员王立政、王北光率领边纵第七支队3312营、团直和沘江游击大队,在云龙北三乡千余民兵、国统区地下党组织、返乡服务团领导的部分师生配合下,利用云龙孔子会期,国民党官绅忙于庆典、宴会之机,一举攻入云龙县城,全歼云龙县国民党自卫总队,毙敌4人,俘副县长李舟卿等124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94支、卡宾枪2支、手枪1支,弹药数箱和一批物资。处决了滇西剿匪指挥部情报组长,拔除了敌人由西南进攻根据地的必经之路和阻碍七支队向保山地区发展的必经之地上的钉子。

3、乐天场战斗

10月末,敌人调集滇西的正规军已达13个团1营的兵力,还有若干杂牌武装、土司武装,分路进攻滇西北。11月初,滇西北地委、边纵七支队按计划将部队集结在剑川周围山区。6日,滇西北地委、剑川县委带领党政机关撤离县城,转移到老君山一带,各区机关也撤离坝区上山。当天下午,保5团由甸南进入县城。进占马登的保4团派两个营分两路连夜奔袭在上兰一带活动的七支队35团,东路第1营行至马登、上兰交界处,抓住城脚村白族农民和炳泽,强迫他带路,和炳泽为引起驻乐天场的七支队人员及当地军政机关注意敌情,看清敌人的动向。故意引敌人在田间路上打转,以拖延时间,黎明时才把敌人带到乐天场东山脚的白汉箐口大路上,正遇七支队杨尚志率领35团一部从山上来到箐口,便立即占据有利地形,从三面居高临下,出其不意地向敌开展猛攻,毙敌40人,伤敌两个连长及其部属63人,敌仓惶败退并杀害了和炳泽。原驻乐天场的七支队司令员黄平、35团副团长李铭勋及当地机关工作人员闻枪声后立即作了安全转移。与此同时,七支队351营在蚂蚁坪阻击了敌西路2营。敌保4团两路受挫,慌乱退回马登,敌军心动摇,士兵逃亡100多人,只得困守马登街,无力按原计划“相机东指,会攻剑川”。

4、剑川围攻战

19491119,在剑川的边纵七支队31团一部正向龙门邑运动时,在朱柳附近突与敌一个连遭遇,遂发起攻击,敌顺公路奔向东门回剑川城,31团咬住不放,骑兵队也随之追至东门外,枪声大作,敌人逃奔;33团冲至南门外,35团冲到西、北门外,形成一时攻不进,撤不出的围城态势。当晚七支队司令部召开干部会议决定:一面调整部署,继续围城;一面派人通过赵凤玺的亲朋故旧,劝其起义。赵凤玺十分狡猾,声称“卢主席迟早要起义,我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要等卢主席命令”,进行拖延,等待陇生文部的救援。陇生文接到赵凤玺被困的告急电,率部急返鹤庆。20日,战斗断断续续进行。21日,七支队下令攻城。战斗打得十分激烈,因保9团凭借武器好和坚固的城墙顽抗,几次猛攻,难以得手。午夜,在七支队英勇进攻,将要破城时,敌人丧心病狂地在城中桥头街、早街纵火烧民房,并镇压前来救火的群众,扬言要把剑川城烧光,火势很快席卷到北门街、文照街,群众哭天号地,一片混乱(据后来的统计,共受灾169户,753人)。鉴于继续猛攻,敌人在城中可能采取更残忍的报复行动,人民损失更为惨重,以及敌278师师长陇生文率师部警卫营及保安78团,分东南两路由鹤庆向剑川增援保9团的情况,七支队司令部当机立断在板洞河村召开军事会议作出新的部署:不再围城攻坚,改为重点打击鹤庆来援之敌;留少数兵力,监视城中之敌;由在鹤、剑接壤山区活动的32团在汝南哨设第一道伏击线,351营在清水江坡设第二道伏击线。22日拂晓,在汝南哨设伏的32团警戒疏忽,被陇生文率领的警卫营和保7团摸了前哨排,占领了高地,以火力掩护其后续部队向剑川速进,321营虽奋起阻击,致敌伤亡30余人,终因力量悬殊,地形不利,副营长周发文牺牲,战士伤亡17人,损失机枪一挺,未能完成阻击任务。清水江坡的第二道伏击线,也因情报不准确,判断失误,失去战机,未能取得预期效果。七支队司令部急调352营,抢占剑川坝子东北角的狮子山,作第三道伏击线。黄昏时,敌人进入伏击圈,2营发起猛攻,当即打死陇生文随身参谋等10余人,伤20余人,陇生文慌忙跳下马躲脱,敌慌乱成团,丢弃辎重,各自逃命。陇生文部一日遭到三次伏击,人马疲惫,军心惶惶,不敢再强行进县城,当夜大部分在离城5公里的东营村驻宿,少部分进入剑川城内。与此同时,保8团绕道鹤庆县松桂翻山至剑川甸南,被七支队31团一部和剑川金龙游击大队在海虹桥一带阻击后拼死向北靠拢驻县城的保9团。1123,敌3个团在剑川会合后,24日凌晨,撤离剑川、南往大理,向昆明结集。25日,滇西北地委、滇西北人民行政专员公署、剑川县党政领导机关回县城组织救灾。七支队尾追敌人向牛街推进。进攻滇西北革命根据地的敌七十四军亦相继向大理撤退。鹤庆、洱源、剑川等县城重新解放。

5、石鼓、岔河、松坪战斗

当南线的敌人撤退后,滇西北地委、七支队司令部立即调311营、机炮连、骑兵队和333营,由牛街星夜经剑川驰援石鼓。126日,31团、33团和丽江人民武装,在石鼓桥头、岔河与敌人激战一昼夜,打退敌人3次疯狂进攻,毙敌80余人,缴获20多支枪,骡马70多匹。11日,七支队在桥头沟长脚寨,击溃汪学鼎“中路军”,毙敌33人,缴获枪24支,夺回骡马100余匹。各股残匪争相夺路逃回。与此同时,滇西北地委、支队司令部将丽江直联队和突击营、永胜人民自卫总队、西山游击大队及第333营,共800余人枪,组建了边纵第七支队34团,在地方武装配合下,第34团经长松坪一带的7次战斗,击溃汪学鼎的“东路军”,进入永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